冷庫設備資訊
當前位置:冷庫首頁 > 行業資訊 > 公司動態 > 昔日上海乃至遠東第一冷庫停止制冷 將搬遷另建

昔日上海乃至遠東第一冷庫停止制冷 將搬遷另建

文章出處:東方網 人氣: 發表時間:2018-07-12 10:46

據報道,上海昔日最大的“冰箱”,如今停止制冷了。

在軍工路周家嘴路口,申宏冷藏儲運公司的門前不再有昔日的車水馬龍,以往擁擠不堪的停車場已然是空空如也,院內一度紅火的交易市場也鋪門緊關。唯有門口一張大大的白色告示顯得異常醒目,吸引著來往的市民駐足觀望。這個擁有50年歷史的冷藏公司,已經確定搬遷。

如果不是業內人士,很少有人知道,就在這里默默佇立的兩座不起眼的土黃色建筑,居然是昔日上海乃至遠東最大的,這里曾肩負著申城65%的日常凍品供應,也曾為香港提供40%的凍品豬肉。從1966年開始,每天從這里發出的凍品和生鮮覆蓋了上海市民的日常餐桌,在這個2萬噸的“超級冰箱”內,-18℃的冰天雪地保障了從天南海北供應上海的各種食品。

而為了城市安全和發展,這個遠東第一冷庫終于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,機組不再供電,50年來始終不化的堅冰也開始融化成水,流淌在地面,逐漸風干。

好在,它們曾目睹著上海的變化,目睹著人民生活日益富裕的改革成就,這對于那些工作在這里的人們而言,無疑是最美好的記憶。

曾承擔戰備任務 廠區里布設過高射機槍

1966年時,第一座單體10000噸冷庫在此誕生;時隔兩年后,它的“弟弟”在隔壁出世,體量也達到了7600噸。

作為公司為數不多的老員工,設備能源部經理朱忠良18歲進廠,在此工作了一輩子,他的回憶透露了不少冷庫的秘密。

“就體量而言,這里是當時上海最大的冷庫,在整個遠東地區也是首屈一指。”朱忠良告訴記者,那時候的冷庫還隸屬于上海市外貿局,在建造時可謂是不惜血本,所有的無縫鋼管全部采購自德國,由上海建設領域最為出名的基建公司負責工程,每一面的外墻厚度都超過了1米以上,牢固程度可想而知。

“除非用穿甲彈,一般的炮彈根本別想打穿。”朱忠良說了一個“段子”———若干年后,公司曾想在冷庫墻上開扇窗,就叫了個工人來鑿墻,說好是50元打兩個洞,結果活沒干完工人就撂挑子了,寧愿倒賠100元也不愿再干,“連沖擊鉆的鉆頭都磨平了,可見其堅實。”

墻體厚,當然為了保溫,但另一個在當時秘而不宣的原因,則是為了戰備。打開地圖,你可以發現冷庫所在位置的特殊性,其所處的軍工路周家嘴路在60年代時可謂是一片荒地,冷庫是當地最高的建筑,而緊靠黃浦江比鄰復興島,則更凸顯了其重要性。

甚至,當時楊浦車站還有兩條支線鐵路秘密修進了冷庫內,可謂進退自如。“我們里面還有200米的深井,兩路供電線,確保發生意外時,不會斷電斷水。”朱忠良告訴記者,國際形勢最為緊張的時候,廠區內還布設過高射機槍,位置就在冷庫的頂端,“我自己都曾接受過射擊培訓,定期要去奉賢的靶場打上幾十發子彈。”

見證市場供應變革 昔日西瓜皮要回收制醬

當然,曾讓冷庫工人臆想中熱血沸騰的戰爭畫面終究沒有出現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這個“超級冰箱”建成后的主要任務也隨之發生變化。

“剛開始的時候,主要是為國家換取外匯。”朱忠良告訴記者,那時國家窮,加上又遭遇“三年自然災害”,可謂百廢待興,無論是海產品、肉類、家禽等,都是寶貴的資產,因此當時的冷庫承擔了轉運儲存的作用,并不對市民開放購買,從全國各地匯入的優秀農產品,都在這里被裝箱上車。

“別說不開放,甚至還要回收。”同為老員工的市場部經理陸懷庸打趣道,你們現在年輕人都知道“PAPI醬”,可曾知道“西瓜醬”?原來,在市場供應極其匱乏的年代,連西瓜供應都是限量的,而每一塊西瓜皮都不能浪費,要回收制醬,“那個時候,商店里賣西瓜可不像現在,你隨便抱著便走。都是拿著鍋子去舀瓤,皮都不賣給你的,全部凍到我們冷庫里去給廠里做醬去了。”

不過,沾了冷庫的光,工人們當時的待遇要略好于普通老百姓。“近水樓臺先得月,最大的好處就能多分點肉。”朱忠良回憶道,過年的時候,冷庫職工可以分到半匹豬,要是夫妻兩人同在單位,那可就是一整只豬了,“這在當時可令人羨慕不已,甚至會有鄰居來托關系求著能勻給他們些。”

而伴隨著市場發展,經濟形勢的逐漸好轉,冷庫也開始打開了大門,做起了內貿的“生意經”。1998年時,申宏冷藏儲運有限公司正式注冊;1999年,冷庫里開辟出了一條交易街市,大量的冷凍食品開始從冷庫里搬出,進行市場交易,提供給上海普通市民享用。

“市場開放,迅速帶來了人氣,可謂是天天火爆。”申宏冷藏儲運有限公司總經理言宏偉告訴記者,大量的冷凍蔬菜、豬肉、雞鴨、海鮮不斷涌入和批發而出,年供應量很快便突破了20萬噸,在當時上海灘所有冷庫中可謂首屈一指,鼎盛時期,上海65%的凍品全部出自此處,而其中尤以豬肉和雞類為甚,“這兩個類別,市場上每有10道菜,可以說8道的原料在我們冷庫里待過。”

據了解,盡管上海在此后還興建了包括吳淞冷庫等大大小小多個冷凍基地,但在正式關停之前,申宏冷庫依然以占地55畝、庫容2萬噸的容量堪稱上海最大的肉類凍品倉庫,年交易量達到70億元,全市60%的冷凍肉類都來自于該冷庫。

“只要是凍品,什么稀奇古怪的都見過。”朱忠良感嘆道,從封閉到開放,從種類單一到日益復雜,冷庫50年來可謂見證了上海副食品供應的歷史。

而依靠著這個市場,也誕生了一個個傳奇式的富翁。“自行車進來,寶馬X6出去”,言宏偉笑著說,這在凍品批發商中并不少見,最早看到商機的人們,經營的模式相當簡單,就是最原始“搬磚頭”,但市場龐大的消耗量卻讓生意變得相當好做,“背靠冷庫好乘涼”,成就了不少上海灘最早的百萬、千萬富翁,許多如今滬上肉類、家禽類的一級代理商,都曾經在冷庫擺過自己的小攤位。

50年來冰未化過 墻上最厚的冰塊超過10公分

在朱忠良的陪同下,記者進入了這座“遠東第一冷庫”內部。

行走在庫房之內,那種感覺非常奇妙,蜿蜒而曲折的通道、厚重而堅實的墻壁、昏黃的電燈嵌在冰雪之中、裸露的管道纏繞在每個庫房內……這一切,讓你覺得你正經歷著歷史。“50年來,冰從未化過。”在已經空無一物的庫房里,朱忠良的聲音顯得空洞而悠長,“從開庫至今,7臺機組日夜不停為冷庫供電,哪怕是檢修也要保證基本供應,所以這里始終保持著-18℃的溫度。”

有意思的是,因為夠冷,在盛夏時節,冷庫曾有一個保留節目———看電影。

外面30多度的高溫天,里面的上百位員工卻是裹著棉襖吹冷氣,那可真是不一般的享受。

伸手觸及,那墻壁上最厚處凝結的冰塊居然超過了10公分,而在各個角落中,冰棱與雪花的混合物隨處可見,打開手機的閃光燈,你居然可以發現,四面冰墻上晶瑩閃光,一瞬間簡直有了身處水晶宮的感覺。

記者了解到,整個冷庫是通過液氨進行制冷,裸露而出的紅色無縫鋼管就是其核心,所有冷庫的管道如果長度加在一起,居然能達到驚人的100多公里,而在厚實的墻壁中,還有一樣充當保溫的特殊材料———礱糠。

“從現代制冷來看,當然完全是過時了。”朱忠良告訴記者,不過在當時這種稻殼可是性價比相當高的保溫材料,由于國內盛產稻谷,礱糠供應完全不成問題,所以在60年代時才成為了首選,為此冷庫的最頂端還有好幾個庫房,專門用來放置。

雖然,如今所有的機組都已經正式關閉了,但就依賴著這些冰塊,冷庫內的溫度依然可以達到-7℃左右。不過,不時落下的碎冰和腳下的積水,依然提醒著你,堅冰也將會徹底融化。

“最后告別的時刻,終將會來臨。”朱忠良看著一位負責鑿冰的工人推著小車經過,感慨著如此說道。

為城市安全而搬遷 希望保留下來做一個展覽館

“隨著最后一扇庫門的緊鎖,最后一輛車門的關閉,曾經被稱為遠東第一冷庫的上海冷凍三廠收官謝幕,懷著極其復雜的心情見證這一時刻的來臨,凍品界將永遠銘記它的傳奇……”這是言宏偉在微信上留下的一段感慨之語。

伴隨著城市日新月異的發展,昔日安然處于郊外的冷庫如今周邊早已是一片喧囂,左邊是大型超市,右邊是中環高架,周邊更是不乏大型居住區。經過近半個世紀的運轉,設施陳舊老化,原先地處偏僻的冷庫,隨著城市的發展,企業被周邊的居民區反包圍,消防安全工作顯得尤為突出。

不得不說,申宏冷庫成為了楊浦區相關部門心中的一顆“定時炸彈”,雖然它從未出過事故,但如果繼續運營,一旦發生不測,造成的損失可能極為驚人。

楊浦區消防中隊內江支隊副中隊長胡松波告訴記者,冷庫使用的80至100噸液氨是安全重點,此前外省市就曾發生液氨泄漏引發火災并發生爆炸,一度造成百人以上死亡的重大事故,因此該冷庫始終是其中隊的重點監管對象。

為了城市安全,申宏冷庫最終決定搬遷。言宏偉告訴記者,其內部的2萬多噸現存凍品已經全部分散至寶山安達、鶴崗和錦江三大冷庫,200多位商戶也隨之離開,“等到液氨全部抽取完畢,就會把管道進行徹底清理,相當于給這個‘超級大冰箱’洗個澡,然后它的壽命就真正結束了。”

最后一車離開冷庫時,當時申宏冷藏的所有職工都來了,其中甚至有退休的老員工,他們都是來見證這個心中的歷史時刻。

“這個冷庫為這座城市做了太多的貢獻。”朱忠良感慨道,“今后,它雖然不會制冷了,但希望能保留下來,哪怕做一個展覽館,也挺有歷史意義。”

上海肯德機電設備有限公司提供:冷庫安裝、冷庫設計、冷庫維修、冷庫報價 咨詢電話:400-820-6368
  1. 公司榮譽資質|冷庫案例中心|聯系我們

版權所有 肯德制冷 公安備案 Copyrights©2002-2017上海冷庫公司提供:,,,,,等服務